白银市政务服务网 无障碍阅读

www.yd444.com:来信情况

求救!!!

来信时间2018-05-09

恶魔禽兽 骗我钱财 欺我母女 我叫马瑞虹,女,1976年8月5日出生于兰州市安宁区安宁堡,2014年离异,独自抚养女儿李昕怡(2008年2月生)。现租住在景泰县一条山镇石膏矿家属楼。 2013年由于夫妻感情不合,在弟媳的劝说下来到景泰在时代广场合开服装店。刚到景泰人生地不熟,朋友较少,2014年底,我在和朋友聚餐的时候认识了曾鼎堂,以后的交往中,在他的花言巧语下,渐渐对他产生了信任。2016年9月份,曾鼎堂找到我说,他在北京有个项目,急需一些周转资金,向我借肆拾万元现金,两三个月便还,最多不超过三个月,当时感觉这个人比较可靠守信,就把娘家的钱和我的占地款东借西凑了肆拾万整借给了他,也没有多心,反正两三个月就还了。可两三个月过后,还不见他还。之后每次一见面他就说生意运转不好,资金紧张,我就再不好意思张口去催了。 2017年2月,由于女儿在兰州上小学无人照看,便把景泰女装店转让后回兰州照看女儿。到兰州后由于生活开支较大,便打电话催他还款,他说让我放心,稍等等,有钱便很快还我,我便再次相信他,耐心地等待,但他迟迟不见还款。 为了催款,2017年7月,我二次来到景泰,把女儿也从兰州转学到景泰一小,二次来景泰的目的就是为这借款而来。2017年7月我在景泰再次当面向他要钱,他说现在没有,有了便还,而且态度相当恶劣。 在这之后,他喝酒后,便借酒意无端殴打我和女儿。我从此后向他要钱,他便恶言相骂,时常借酒意主动上门砸门,肆意打骂。他看准我母女俩无依无靠,经常威胁要杀了我和女儿。我和女儿从此开始了每天胆战心惊地在景泰生活,更不敢打电话向他张口要钱。 2017年12月份,他又一次借酒意半夜砸门,我和女儿吓的一直不敢开门,也绝对不可能对一个男人半夜开门,最后他经过一个小时砸门破门而入,恶言相骂,扬言杀了我们全家,让我全家没有好下场,我苦苦求饶,慌称我老妈在卧室睡觉,他也不听阻拦,我百般恳求,他恶言相骂一小时后离去。 2017年12月25日晚十一点多,我和女儿进入石膏矿家属院,他用拳头狠狠地砸到我女儿头部,对我年仅不到十周岁的女儿,拳打脚踢,我苦苦地边拉边求饶,说放过我女儿你打我吧,他不饶依旧在女儿肚子上使劲地踢,我趴到女儿身上护住娃,他又把我踢开猛踩女儿。我看到女儿奄奄一息的样子,看到嘴上血液和嘴中泛出的白沫直流,我脆地求饶,你别对我女儿下手打我,他又向我猛踩,他打累了,我看女儿一动不动,我忙喊快打120。县医院院长,护士长、病房室友都让我必须报案,我女儿在昏迷十几个小时后,醒来疯了般地呐喊“妈妈,我怕,我怕!”我娘俩抱头痛哭,我这次决心,妈妈这就报警,我刚拨通的一瞬间,女儿竞说“妈妈,别报,我怕,就原谅他这最后一次,我怕他出来后又杀了我们”,我也处在极度的恐惧之中,又一次放弃报警。当时,他慌称筹医药费,便逃之遥遥。 之后我相安无事,熬到了3月24日,那天我和闺蜜在外面吃饭,两孩子在我家,突然,接到女儿电话,电话里声音非常恐慌,他又来砸门了,孩子不开,他哄骗开门后我们忙忙赶来,刚走到石膏矿院内,只听到曾大吼一声“马瑞虹,你跟我走”,我不走,他再次威胁,因为已经晚上十二点多了,他强行拽我衣领拉我走,我闺蜜不让我走,他就推搡,俩人扭打起来,我闺蜜三次被打倒在地,鼻血直流。我说我给你跪下,他还是硬拽我出去,闺蜜强忍着站起来打通了110,他拼命拽我出了石膏矿矿家属院,在小区外医药店门口,闺蜜大哭跪地求他,放过我娘俩,说我一个外地的女人孤儿寡母不容易,他还不听硬拽,此时,110车及时到来,闺蜜的一位朋友、警察及我都要求她到医院进行治疗,可闺蜜怕曾再次伤害我们,她硬说没事,就这样不了了之(至到今天,她的头还在疼)。警察刚走,他便快速跑掉,我们想没事了,谁知,我们前脚还没踏进家门,他的威胁电话短信不断,如“今晚格杀勿论,全家死光等”,我和她的朋友帮她处理伤情,可他不停的电话骚扰威胁让我下来,没办法闺蜜就把电话拿上让他上来,他就上来,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,又是磕头又是赔不是,说今年年底给我还钱,还说景泰、兰州排在黑社会前五的,都是他大哥,之后就走了。 2018年3月29日我在郑州和4月6日我在北京开秋季订货会,贷款总共两项就要二十万,我在当时被逼无奈又问他要钱,他又破口大骂,说自己债务缠身,狡辩就是不还钱。之后,他还是进行电话短信骚扰威胁。 2018年5月6日晚,他再次喝酒后砸门滋事,我和女儿极度恐惧,无奈拨通闺蜜电话进行求助,闺蜜只好如实告诉她老公,让他老公赶到给我娘俩装胆。闺蜜的老公和他的几位朋友赶到,陪我娘俩,让我们不要害怕,要相信法律,要用法律维护自身安全。在此过程中,他又两次砸门,闺蜜的老公让我大胆地去开门让他进来,他进来来后又是给我嗑头,又是给我重新打借条(让我拿出以前的借条,重新给我打借条)。曾鼎堂走了。闺蜜的老公和他的朋友们陪我坐了一会儿,临走时安顿我说,曾鼎堂再来砸门,千万不能开门,要第一时间报警。5月7日凌晨,曾和他的朋友刘再次砸门,我极度恐慌。刘让我开门后,曾说要杀了我,直扑我而来,拿着刀捅向我,我夺门而逃,可又担心女儿,他又拿刀闯入卧室对准我女儿。。。。。。,最后,警察来了,朋友们也来了。我在公安局里做了笔录,而曾鼎堂没来,警官说他喝酒了,等上午酒醒后再传寻。 他没有被抓,我怕他杀了我娘俩,哪个租住的家我和女儿都不敢回了,我躲在朋友家里。截止5月9日,他的威胁短信电话不断,我和女儿每天都处在极度恐慌之中度过。 我在这里向您们求助,希望警官帮帮我这个软弱不懂法的女人吧!!! 求助人:马瑞虹 2018年5月9日

回复情况

回复时间:2018-05-18


尊敬的网友您好,您的留言已获悉,交由
县公安局调查答复,现答复如下:

经查,曾鼎堂与留言人原为恋人关系,因债务纠纷双方发生过肢体冲突,之后曾鼎堂主动投案自首,县城关派出所依法受理为威胁他人人身安全案查处,并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》相关规定,对曾鼎堂依法行政拘留三日。

县公安民警调查留言人反映的曾鼎堂殴打其闺蜜等相关问题时,留言人主动到派出所要求不予追究。

主办:白银市人民政府承办:白银市人民政府办公室

Copyright @ 白银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陇ICP备10200152号永利线上娱乐

技术支持:电话:010-64848899